婦女資訊網婦女網路論壇網氏女性電子報網路讀書會回單親嗎咪快樂生活網



婚後生活

  到現在為止,我沒見過一個比我還會過日子的家庭主婦,那種窮則變的本領,必須十分聰明才有此能耐可言。長年不買衣服,專撿親友舊衣,不燙頭髮,剪個學生頭,不吃零食,連小點心都自己做,洗米水澆花,剩菜加點材料成另一盤新菜,蚊香為使耐燃,先用水噴過再點火,菜漲價,我買豆類或乾菜,報章雜誌上教人如何節約,如何省錢的秘方,在我看來根本不屑一顧,還差我遠著呢!

丈夫發生外遇的藉口

  「言語無味,面目可憎」應該是為某人妻時的總評語吧!某方面,我投入全部,其他方面,忽略之下,完全零分。當丈夫堅持軍人收入太低,必須退伍才有賺錢改善生活的希望時,我提出許多將面臨的問題,他振振有辭道:「我快四十歲了,沒有家世背景,留在軍中拿薪水,將來年紀大了還是要走上退伍之路,不如現在趕快衝一下,成功機會比較大」。見他意志堅定,長官們留也留不住,不免問我是什麼力量讓他毫不留戀辛苦建立的基礎,非要離開不可?我實在答不出來,直到一年後他毫不掩飾道出「找到了真正的愛情是應該被祝福的」,我才明白,他們秘密來往已兩年多了,急於退伍也是因為即將被派出國,一去前後五年,兩人大驚失色,女的捨不得他離開,商量之下,只有退伍。女方仗著金錢,全力支持他做生意,就在人財兩得優厚條件下,我的丈夫,人和心步出我們千辛萬苦建立的家,連半點歉疚也不覺得。

外遇後的家庭衝擊

  知道他外遇後,整個人彷彿被炸開了。十多年後,我終於懂得那些反應過程是有理可循的,若用「極痛苦」來描述,是一點也不過分,「怎麼辦?」三個字時刻浮現。不動聲色翻找到信、手記、留言,是一棒誤會的可能性逐步降低,千真萬確這個女人在我丈夫呼吸之間都緊緊黏附著分不開,冷眼旁觀這個陷入男歡女愛中的男主角,眼神閃爍,若有所思,魂不守舍,夾著菜的筷子突然僵住碗盤間。不出聲電話後,人失蹤兩三天是常事,洗澡時唱歌,全身噴得香香的,笑著問:「這雙襪子配不配褲子顏色?」孩子鬧著:「爸爸,帶我們去兒童樂園好不好?」臉一沉,「吵什麼?我哪有時間,去,找妳媽帶,不要煩我!」挑剔我左不對,右不好,一無是處,強忍著不發作,不是修養好,而是太清楚自己的性情,啟動的火車,不是踩個剎車就停止的簡單,玉石俱焚的後果,我將用何樣力量去承擔?老天,卅三歲的我,根本沒有能力呀!

  撕裂的痛苦下,我開始檢討自己,混亂的思緒根本找不到下手處,我錯了嗎?錯在那裡?想來想去,答案仍然無解,而且強烈排斥自己有任何錯的意念,一直佔在最主要部位。「全是他的錯」,外遇這種我認為極不道德的事,居然發生在我這個處人處事一絲不苟者的家中,簡直可惡透頂,而這個託付終身的人,居然敢做出這種罔顧顏面的醜行,一方面感到可恥,另一方面受愚的感覺令我忿怒,醞釀心中這些威力十足的反擊火藥,在一次他罵孩子做算術不認真這種小事中,鎖定目標,萬箭齊發出來。

  很多朋友怪我不該掀開他的瘡疤,如果當時演戲一樣故意不碰觸,隱瞞下去,也許過一段時間情況就會好轉,不致於鬧到反目,不可開交程度。是這樣嗎?這個疑慮當時的確反覆思量,也被自己一一推翻。就算打啞謎,早晚忍不住要攤牌,我裝聾作啞,能忍至幾時?情況好轉的有利因素是什麼?何種情況才對我有利?已經註定萬萬不利了,難道指望平地一聲雷把他打醒?「寧鳴而死」,我的方向既定,走一步算一步吧!

  把孩子趕進房間,我擺出兇惡態度,「我已經忍了三個多月了,不想聲張。首先,請你不要以為我麻木不仁,你所做所為,全部證據都已收集,今天就此說個明白,不過我不會善罷干休,你也知道的,我不會平白饒過你們。」霎時,他目瞪口呆,萬萬沒料到突然有此舉,沉緬愛情歡愉,早忘了備戰迎戰,一時之間,手足無措,而我,養精蓄銳已久,時刻處於一觸即發之情勢,心中仇敵恨敵情緒高漲。他無言以對,低著頭說不出一句話來,越罵越火,連帶鍋碗杯盤等小東西砸了一堆,他逼不得已,冷冷道:「你到底要知道什麼好?我能講的都講出來……。」

  從那天起,我們家正式進入戰國時代,我的頭腦突然聰明起來,記憶力、反應力、組織力、分析力,達到頂峰,隨時一個狀況,馬上知道該如何對付,口才犀利、句句珠璣,一句話出去,對方的反應不出所料,馬上可以暴跳起來,什麼話毒,什麼話傷人,我偏用來氣他。而他,也被訓練出來回應能力,知道什麼話可以讓我瘋狂,什麼方法可以讓我痛苦,挑出最適合的詞句和方法來良狠戮我。一見面就吵,進而演變到動手,儘管他練過身手,力氣特別大,我偏偏不怕,拼了命似的,心中那股澆不熄的怒火,時時燒得炙熱,化為千軍萬馬,我們從摔碗盤到拿菜刀,從敲破桌子到他掀了我頭髮開瓦斯爐,身上大小傷此起彼落,兩個人的恨與怨,從互毆中反覆循環加深加重,不共戴天之仇亦不過如此。

考慮離婚,心有不甘

  我考過離婚,卻不想這麼便宜了他們,天下豈有如此簡單之事?兩個孩子這麼幼小,不帶他們我放心不下,布著他們,只有淒苦過一生,我放著讓這對男女過沒牽絆的逍遙日子,著實不平。而這位第三者,在此之際大大發揮了後勤支援能力,以不變應萬變。我曾哭著求她放過我丈夫,她像沒事般,柔聲道:「真奇怪,你家的家務事,找我有什麼用?你先生不要你,是他的問題,怕他丟了,拿繩子拴在褲腰帶上嘛!到處亂找,不怕丟臉?」我那失心瘋的丈夫像注射了興奮劑,回來又吼又叫,罵我傷害一個善良無辜女子,她只不過有一顆愛心,將滿懷溫暖付予,難道有錯?她不計名份,只求默默躲在一旁,分一點情愛,以為自己是合法妻子就背著聖旨般到處囂張,羞恥心安在?這時,我萬分清楚,他們兩人已緊密聯合對付我,而未來處境,只會一天比一天糟,但是,我卻一點力量也用不上,眼睜睜成為他們優勢下的犧牲祭品。

回首以往

  新婚之夜,他萬分抱歉對我說:「我什麼都沒有,妳嫁給我,委委屈了……。」兩枚九十元的婚戒是唯一信物,我毫不在意別的新娘穿戴什麼,我有的快樂與滿足,任何人不可及,「妳開個條件給我好不好?這樣,我比較心安」,他執意要我說。笑著告訴他:「說起來簡單,萬一有一天你做不到,那就很嚴重囉!」「我發誓,能伎的,我一定做到。」我鄭重道:「好,希望這句話你牢牢記住,也是我唯一的要求,那就是:我絕不離婚。」

  他怔住了:「這麼簡單?這算什麼條件?那有結婚當晚要新郎答應不離婚的?」他笑得停不下來:「我這個人說到一定做到的,我會做一百分的妻子,相對的,希望你憑良心待我。嫁給你,既使再出現王子,我都不會動心,我只要一個平凡的家,所以,有朝一日你嫌棄我要離婚的話,答案現在就宣佈了……。」所以事發後,任他軟硬兼施向我提及離婚,以便照顧那個可憐又可愛的、等了他十年的女人時,我告訴他,「結婚那天,我就回答過這問題了,現在的答案還是一樣。」

  這位陳女士的確比我早認識他,大陳島四十三年撤退時,他們同時被育幼院收容,而我從不少同學口中得知,陳女士對他情有獨鍾,我曾問他,如果有什麼仍然留戀的感情不能處理清楚,我們可以延緩婚期,彼此再多些考量,勿及早決定造成遺憾。他嚴肅地說:「你這樣講不公平,我這方面絲毫無顧慮。」甚而我直接提及陳女士之名,他矢口否認:「妳相信我還是相信別人?告訴妳,那些全屬空穴來風,為什麼總愛問?我們約法三章,這種傷感情的話題可否就此為止。」從答應那刻起,我做到絕口不提這個名字。十年之後,這個女人挾「找回我的東西」心態,理所當然氣燄萬丈,來勢洶洶,我的丈夫居然荒唐到說,她的婚姻失敗,全由於心中沒忘記他,以致無法與前夫相處,因為時刻想著他,連孩子的長相都像他。她要他對我負責,才默默退居一旁成全我們。

  老天!我的先生居然告訴我,他向她發誓我們婚前完全未逾矩後,她哭著摟著他脖子說:「這一生我都不會再離開你了!」乍聞此話,我衝上去抓住他,狠狠揪著他不放,「你這混帳東西,我和你夫妻之事居然拿去向別人發誓,你把我看成什麼?你可以看不起自己,我不准你把我的事告訴這樣的女人,她憑什麼要知道,我是你老婆,她是什麼?……」

  諸如此類新鮮題材,三五天就換齣戲碼上演,每個主題都刺得椎心淌血,讓人無法承受,所有恩情磨光,我知道,千萬個不甘心是主因,辛苦建立的家已毀塌,我使不上力,螳臂擋車的英勇,在他們面前僅是雕蟲小技,不放眼底。「封鎖你!」他狠狠把我摔在地上,咆哮著離去。見不著人,也拿不到生活費,前者司空見慣,後者可害我不淺;當時每月我的薪資是六千二百元,小女兒保姆費四千元,剩下二千多一點,母女三人連最低消費都應付不起。家中存款十五萬放進他們公司入股之際,我完全不知他們合開公司,等發現已來不及,另有一張廿萬元定存,他吵著要我拿出來買車,見我毫不妥協,他說:「夫妻一場,妳做得漂亮一點把錢提出來,我對妳也許有點感激,可能是最後機會,否則一切後果不要怪我……。」不管旁人如何勸我留著這點老本,就憑他這句話,能做的,我一定盡力做,就算廿萬買個人心吧!

  離婚後某日中午,傾盆大雨,我急著回家送小孩上下午班,機車熄火發不動,一輛淺藍裕隆吉利從身旁疾駛而去,車裡前座女子回頭看我一眼,雨水將全身淋得濕透,極盡狼狽,機車一扔,我伏在馬路中號啕大哭,巴不得下一輛車過來輾碎算了,正巧一位同事路過,死拖活拉的把我拉到路邊,滿身泥濘,那時只有一個念頭,「我不要再看到、聽到,死了一了百了,什麼都不知道,總比現在好。」

  心裡很清楚,離婚已是逃不過的,就像被醫生宣佈得了癌症的病人,明知身體一日一日衰退,猶盼望奇蹟出現的心理。朋友們都勸我與其這麼痛苦,不如離婚算了。我反問:「痛苦會因離婚自動消失嗎?蓋了章,斷了夫妻關係,就萬事太平嗎?從此就快樂了嗎?」沒人能回答,連我自己也不能,但是我知道,就算辦了離婚,該痛苦的仍然痛苦,甚而有增無減,現實上,我居劣勢:「要不要孩子?」這第一大問題就解決不了,要她們,我就得留在高雄,一動不如一靜,我才卅四歲,所有的機會,都因而停頓,只能守著這個眷舍、這份吃不飽餓不死的工作終此一生了。不要孩子,便沒必要再住高雄,回台北,發展機會雖然多,相對的,兩個孩子落在一個放話要「善待」他們的女人手上,絕對不如跟著親娘。做父母的不能給孩子安定成長環境的內疚,我知道自己萬分在意,放棄孩子將是永遠的痛,沒任何辦法可彌補,狠下心去開創事業,全力打拼,根本是不可能的。到現在老友們還奇怪,為什麼我寧願帶著孩子在南部孤軍作戰,不動念頭搬家或要求他們父親一人帶一個。仔細追想,應該是我小時候曾親受父母離異之害,這種心境,不願讓孩子再嚐受,尤其手足情深,我的弟弟一直對我情感上無比依賴,才完全懂得,當家庭根基動搖,兩人相依為命的重要。

還是決定離婚

  真正促使我簽字的導火線是八月八號父親節。「節日症候群」致使失意者情緒?「每逢佳節倍思親」,年節自殺率提高,我可以充分體會當人觸景傷情的苦楚,有些關口不是自己意志可以控制便衝得過的,稍一閃失,樓頂、瓦斯、水果刀等等,很簡單就「大功告成」。電視、報紙不斷強調「父親如何如何」,看在眼下,聽在耳裡,連想那位失職的父親,原先一等一的疼愛孩子,關注家庭,而今中邪般,再也不是原先那樣,寧可去照顧別人,完完全全把孩子拋出腦海,可恨又可惡,而我,徒以為維持名份便為孩子留位爸爸的想法,大錯特錯,就在他不要我這糟糠妻的同時,兩個孩子也一併出局。也罷!也罷!夫妻情緣已盡,孩子也不要了的鐵了心,這種人面獸心的丈夫,還有何可取之處?還有何不可捨的留戀?堅持到這地步,也算對得起孩子了。心一橫,蓋章的剎那,我仔細地看著他,掩不住的笑意由嘴角流出,這一刻,對他來講,無疑孫悟空解下金箍咒,兩人艱苦奮鬥終於達成心願,從此享盡美滿歡樂,再也不必偷偷摸摸,化非法為合法,人生至此,夫復何求?而我,宛如喪家之犬,全盤皆輸,那種寒澈骨的滋味,早不知身處何處,今夕何夕。「離婚」再怎麼講,都是不幸,彷彿面對截肢手術,生命維持,但手術本身造成肢體殘障的後果及刻骨的巨痛,是一輩子無法平復的內外創傷。

簽字吧

  到現在,十四年不算短的時間,即使早忘記的差不多,但某些情景始終印在腦海,現在想來,痛是輕了,然而痛的過程依然如昨清晰,恨也淡了,但恨的感覺並未因而磨滅,赤著腳,瑟縮走在冰上的滋味,就算到了赤道地區回想,亦不免打個寒顫,所以每當友人問我,真的不恨?真的不怨?我坦白回答,說不恨不怨是假,但我努力讓怨恨不存。試想,兩個半大孩子,一份死工作,可預見的,只要平平安安就是福氣,沒有可堪共同期待的未來,沒有相互扶持的伴侶,經營的家就這麼失去男主人,婚前多少憧憬,白首偕老的期待毫不留情落了空,整個人剩下軀殼,唯一鼓勵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只有「不能讓可憐的孩子沒有父親之後,又沒有了母親」,說真的,死比活簡單多了,強迫不死的勇氣,是我回想起來最覺驕傲的。這些想來能不恨不怨嗎?

  也常有問我,如果時光倒流,妳會嫁他嗎?逃不過發生婚外情,妳仍會選擇離婚嗎?這個問題隨著皺紋日增,白髮叢生,越發肯定答:「會」。為共同的家,我們都曾努力付出,也都各憑良心對待對方,他是滿分的好丈夫,如果不嫁他,那是一生的遺憾,因為再也找不到可以嫁的對象。英挺的外表、體貼、溫和、極愛乾淨、禮貌週到,婚姻中,也許是他讓我吧!從來沒吵過架或鬥嘴,兩個成年人,連吵架的機會皆不曾發生,居然在第三者加入後,水火不容,而且一發不可收拾。他好,並不代表我同意「納妾」這種不重視妻子尊嚴的荒謬行徑,不僅堅持選擇離婚,反而不會拖到自己受到嚴重傷害,速速了斷,乾淨爽快地簽字。

  熬到簽字同意前,自己早不像個人了,拼了命想保住原狀的動機,把人變得滑稽、低俗,完全失去理性,以為這是努力挽回,孰不知以一己之心度他人之腹,誤認如何如何便可得到意料中的答案,有此想法者,比比皆是,相對的,失望越大,懊惱越重,畢竟對方不是自己,往往我們對自己心向控制尚不能自主,遑論一個已經變了心,打定主意摒棄現況的男人,又有什麼力量留得住人與心呢?非戰之罪,應是這般吧!

  畢竟,我向現實低頭,接受離婚這件躲不了的事實了……。

本專題之文字版權屬「台北市晚晴婦女協會」所有,任何非學術性之引用,請徵得原作者之同意。


開拓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1.11毣ll Rights Reserved by Frontier F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