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資訊網婦女網路論壇網氏女性電子報網路讀書會回單親嗎咪快樂生活網



單親生活

真的離婚了嗎?

  戶口名簿上,我名字那一行被紅筆狠狠劃過,備註寫著「70.8.9 離婚」,彷彿一刀砍下,疼痛的感覺橫在心裡。才成為主婚者的當天,這第一項考驗,就令我難以承受。

  一覺醒來,努力回想「這是真的嗎?」確定之後,一陣新湧的煩躁,讓我混亂不已,沒有被指點過如何面對離婚;情緒如何整理?如何規劃未來?如何加強心理建設?如何調整腳步?甚而如何讓孩子受的傷害減至最輕。往後母女相依為命的日子連想都不敢想 ,總之,一個婚姻保不住的女人,就是徹底失敗者,連帶全部條件都被社會否定;她會被指指點點列為討論對象,她會被人當為笑柄,也大有可能被人有形或無的的欺負及歧視,會有許多杜的事實不平加諸身上,繪影繪聲煞有介事被議論,失去婚姻的同時,往往失去的尊嚴是更大的傷害。

 

晚晴的扶持

  離婚前,我曾打電話向輔導單位求助,希望藉著專家的支持及指引,可以有膽量面對問題,結果令我大失所望,輔導者提了些風馬牛不相及的警示之詞及一番道德訓示,老天!結束婚姻是萬不得己下,讓自己浴火重生的手段,我當然不閒著開自己玩笑,視婚姻如兒戲。既因重視婚姻,選擇不主婚已不是我田舍人堅持便可行的,面對這段品質低落,無心戀棧,紛爭不己的爛攤子,重行整修改變經營方式,需要的是勇氣及毅力,而不是道德批判。我怒氣沖沖掛下電舌,滿心希望落空,今後,除了自己別無他靠,不管在不在行,都得硬著頭皮闖下去,當然,如今回想走了不少冤枉路在所難免,但我深深體會,當求助者需要來自他人支持之意,打氣鼓舞的渴求時,那種心境也只身臨其境才可明瞭。「晚晴」之有別於其他輔導單位引以自豪的,可能就是成員間以過來人經驗相互扶持,讓受輔者感到「我的苦,也是你的苦」這種十生的認同,而非隔靴搔癢無關我我的隔閡,掀不到痛處的無力虛幻呻吟。

 

從前景物,一一在目

  第一個決定就是搬家。永眼所及,家中一點一滴由無到有,全是我們同心建立的,所有熟悉的物件,都訴說著滿是溫馨的過去,只要睜眼,陣陣刺痛齊湧而至,吵架期間我怕回家,一進門就發火,見了面更火,回家的感覺煩上加煩,而離了婚,更不願回家,怕看到、想到,痛苦更形強烈。念頭一閃,搬個家,扔掉舊環境,人會不會好點?

  一個禮拜內,我找到房子,也把自己房子租了出去,千辛萬苦搬入附近公寓的當晚,我哭了一整夜。好端端自己的家改頭換面,東西送的送、扔的扔,不敢待在舊屋,拖著孩子租房子住,我就這麼脆弱嗎?為什麼變心逃遁的人享盡愉悅,留守岡位的吃盡苦頭?我這麼做,心身俱疲,值得嗎?有效嗎?我到底怕什麼?這麼數不清的心理障礙,什麼時候才平靜?兩個孩子嚇得不敢多吭一聲,生長地方一夕間讓給別人,夾著尾巴來到陌生之地,爸爸不見了,媽媽整天哭,她們的恐懼放在心底不敢啟口,惟恐讓媽媽更傷心,哭得更厲害,自己默默地吞噬憂愁的眼淚。那天正是中秋節,一直到現在,我們對中秋節有另一層感觸;六十九年中秋,他們爸爸回家匆匆吃完晚飯,順手拿了兩個文旦,半句話不說掉頭就走,大女兒問「爸,你去哪兒?」不耐煩揮揮手:「叫你媽帶你出去玩...」「可是媽媽生病了,你帶她去看病好不好?」「叫她自己去,我沒時間…死不了的。」七十年中秋,姐姐燒了半壼開水泡了碗麵,聽見她告訴妹妹:「不要吵媽媽,吃完了我們出去看人家放鞭炮...。」現在不少協助當事人具體方法之一便是變更環境,好讓情緒稍予調整,大原則我是做到了,但是孤單痛苦卻未稍予減輕,由此足可證明,既使照著理論去做,最難平撫的一顆心仍是自己最大魔障,後續要做的仍得靠自己面對,受折磨,獨承受,然後一次又一次反覆煎熬下,逐漸把脆弱磨成堅強,嬌弱的外殼蛻為風雨不侵的護罩。

  前些時我們經過這棟隱藏著太多創痛的公寓,我問她們還記得在這兒住了一年的事嗎?姐妹倆立刻臉色凝重,不發一言,氣氛僵住片響,姐姐說:「想到那段日子,我就想哭,有時夢裡嚇醒,以為還住這裡…。」妹妹索性把頭偏過去,「我不要看這棟房子,就算送我,我都不要…。」我告訴她們,就算有再多不愉快的往事,都已經過去了,雖然住在這兒一年期間非常難受,但沒搬家的後果,可能比搬家更糟,因為我真的連呼吸都困難,眼看著不知何時發生的病變既將成為事實,我害怕極了,萬一精神有差錯,不等於宣判死刑嗎?

 

大人不負責任惹出事端,稚子何辜?

  離婚前,我瘦到不滿四十公斤,臉上長滿發黑的痊瘡,吃不下,睡不著,成天? 敼哄A走路東倒西歪,情緒不平衡,靠精神科醫生開的藥物支持,把自己糟塌得不成人形,? 潃茷臚l跟在身邊,受了多少冤枉罪,如今想來汗顏不已,簡言之,等於放任她們自生自滅? A吃、穿、用不講,功課連問都沒問過,有爸等於沒爸,有媽更等於沒媽。偶而清醒時,我? h責失職,懊惱不已,一恍惚起來,她們飲食起居功課等,全部自行打理,十歲的姐姐和五歲的妹妹,就這麼打混渡日,等到離婚手續辦妥,情形仍未好轉,我的痛苦有增無減之下,全然無心放在孩子身上,我曾問她們,「如果媽媽死了,你們跟著爸爸好不好?」姐妹倆哭成一團:「不要,媽媽不要死,我們不要跟爸爸,…如果媽媽死了,我們也去死…。」多少次想死,不願再看到醜陋的人生百態,唯一打消念頭的理由就是不捨兩個孩子,我不相信三個一齊死了仍會在一起,人一死,什麼都沒有了,我雖給他們生命,卻沒權利宣判中止,那對他們不公平,我也不相信死諫可使對方良心不安,別人也許會不安,但他絕不會,他的性情我太瞭解,絲毫影響不到。他們長大後我閒著無事問:「當時若媽媽死了,你們也會跟著死嗎?」姐姐鄭重說:「我四年級就決定,媽媽死了,我就牽著妹妹去讓火車壓死…。」妹妹直點頭:「姐姐問過我,我說好,沒有媽媽和姐姐,我也不要活了…。」老天!這兩個小孩居然有這麼堅決的答案,假如我真的一念間結束了自己,這齣悲劇鐵定發生,大人不負責任惹出事端,稚子何辜?憑什麼要她們陪葬?越想越可怕,毫釐之間,萬幸。

  就在這段時期,高雄發生兩件聳人聽聞的家庭事件,其一:一位太太因懷疑先生外遇,難以自處,將兩個孩子自九樓窗口扔下,自己也跳了下去 ;另一女士知悉先生外面有女人氣不過,半夜以酒瓶刺死先生,滿屋鮮血,當著三個孩子,由頂樓跳下殞命。這兩件慘事給我很大震撼,前思後想,行動的行動,造成更大的傷害,極不明智,我絕不能做,﹂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平時我行事果斷,快速,在面對生命這嚴肅問題時,卻無比冷靜謹慎,豁達全思考,從大處著眼,孰不可忍,在已混亂的思考軌跡中,居然未以激烈手段處置,如今回憶,不免褒獎一番,否則生命結束,兩個稚兒跟著倒霉,豈不又添一樁人間哀事?

  小女兒自幼忠有氣喘,每回發作,臉色泛青,喘不上氣來,因而跑診所機會甚大,對我精神負荷更為沈重,摩托車前面加個小座位,一前一後帶著他們,騎著騎著想到我千辛萬苦過日子,任何人不能替我分擔半分,尤其帶著孩子去看病心情特別低落,往往邊騎邊哭,不能自己,下雨天接送他們上下學,母女三人淋得一身濕,明知他們爸爸穿戴整齊,開著新車,一派紳士氣度,而我有如飛篷,面黃肌瘦,那種不平的冤氣,不時齊湧,連心情平靜尚屬不易,又何以讓日子好過些,讓自己快樂些?

 

前夫突然對我們照顧起來

  離婚半年左右,前夫突然對我們照顧起來,不時出現,且帶小孩出去玩,到今天,我還猜不透他到底為何來耍這招遊戲,可是當時我根本單純得愚笨,自忖他迷途知返,回來彌補及贖罪,我們家又像從前一樣,這片面想法,到確定他已辦妥結婚,且立即生子得以揭曉,從友人口中得知時,我還不敢相信,偶然看見一張催線購屋款通知單,才知道他在台北市松江路花了四百卅萬買了一戶五十多坪房子,民國七十一年,這個價錢可謂天價,他竟有如此手筆,我真的嚇住了,可見他全副心血在新家裡,對我們沒有一點兒真意,這時,他的新婚夫人可能也察覺到了,立刻施以嚴厲手段阻止他再來看孩子及與孩子做任何接觸,慢慢地,這個人就隱退不見蹤影了,有了新妻、新子、新屋,這種表現也算正常。

  當時巧克力糖算是高價位零食,他出國回來,送了孩子一些各色包裝的漂亮巧克力,孩子捨不得吃,放在冰箱拿出來聞聞,又放回去,剛好一位女友來訪,直接告訴我:「這些巧克力周得他們夫妻不愉快,女的說,婚都離了,看孩子只是藉口,拿那麼多巧克力給小孩,誰知道搞什麼鬼?...」我相信女友的話,她是希望我有點志氣,不要 再讓孩子與他們父親有牽扯,免得這位得了便宜又賣乖的第三者,忍不住又對我發動人身攻擊,講我「要人不要臉」這些毒話。我一直認為,離婚一紙,切斷夫妻關係,但並未切斷血源嫳之情,再怎麼樣孩子是無辜的,大人憑著良心能多付出應該。我氣得發抖:「他奪取我丈夫,千方百計成功了,兩個孩子沒得罪她,何苦欺人至甚副人絕路如此?」

  幾天後,孩子怯生生對我說:「媽媽,我們不吃巧克力,那些糖你可以拿去送人。」果真從那天起,姐妹倆非但不吃巧克力,甚至連看也不看。直到現在,他們吃零食本伏兵高強,不知是真忘了還是強烈排斥,特別不愛吃巧克力。但我知道,在這件事發生前,她們是很喜歡吃巧克力的。我曾以「不吃巧克力的姐妹」為題寫過一篇短文見報後,許多人告訴我看了心裡好難過,父母不合分手,孩子絕對是受害者,此點毋庸置疑。

 

單親生活的甘苦

  民國七十年左右,自助餐業開始萌芽,孩子年幼,騎著腳踏車往大街跑,去買飯盒,我不放心,往往我臉色不對,姐姐自會帶著妹妹買泡麵或麵包果腹。有一天,姐姐哭著回來,一問之下,原來小雜貨店老闆問她:「你妹妹天天吃泡麵,怎麼還長得白白胖胖的?」姐姐聽了好難過:「媽媽以前天天做飯,…現在我們都吃不到…。」那種抱歉愧疚之意,真是筆墨難以形容。一人固可以有時間為孩子準備飯菜的母親,口口聲聲說要照顧孩子,引為天職,卻因無心而任孩子自謀生存之道,何其殘忍?當時我便告訴小孩:「媽媽以後一定好好關心你們生活起居,以前我太自私,沒考量你們,我要學著做好媽媽,你們也做好小孩,好嗎?」往後許多年,我們明瞭有話說出來的效果,絕對比埋在心底好得多,母女間溝通一直很自然,彼此的需求,要讓對方知道,自然誤解不致發生。雖然近來我們各忙各的,只要三個人都在家,我一一定下廚做菜,還要求他們點菜,我一直覺得,做菜給心愛的人吃是人生一樁樂事,豈可輕言放棄?

  他們小的時候,我最怕週年總覺那幾天坐立難安,連聽見鞭炮聲都會流淚,每年往台北親戚家跑,勞民傷財不以為苦。幾年下來,我想通了,週年,悲哀完全來自人為,覺得睍哀,孤單鬱悶,在於心裡建設不夠,自怨自艾,自認可憐,其實放幾天假不和平常假日一樣嗎?趁機清掃室內外,整理衣物,洗洗刷刷的,或找朋友閒聊一番,平平靜靜,不是很好?為什麼一直鑽牛角尖,看到人家閤家過節就痛苦得受不了,各家有各家生活條件,非常態的不能說不是正常家庭,想通之後,我完全擺脫週年帶來陰霾的困擾,舒坦自在認同生活現況,和孩子像平常假日一般的心情週年。當然,也像所有家庭一樣祭祖,我準備兩份,一份祭拜我家祖先,一份祭拜夫家祖先。雖不是仇家媳婦,我希望孩子知道中國人的傳統萬不可忽略,就算與他父親中止婚姻,但有兩個我們共同的孩子撫養著,對他家的祖先自有一人分敬意,所以很多人笑我連先人都替人家祭拜,實在夠雞婆,但當活人都可以不計較時,對祖先那份虔敬也自然而發,有什麼好計較怨恨的呢!

  孩子漸長,面對選擇學校時,單親者必須自作主張,無人商議,我在這方面倒沒有什麼太大困擾,歸功於我從不對孩子做過多學業成績上的要求。我總感到,自己小時候功課好,結果又怎樣?許多功課差的同學,也許努力,也許運氣,成就都比我強,功課好並不保障這個人未來一切順利,甚而生活快樂,我倒覺得,如有專長得以培養及發展,所學為興趣,那才是教育的真正價值。我的大女兒資質甚佳,長得秀氣,功課應付過過,國中畢業後唸五專舞蹈科,完全無厘力下習舞、讀書。小女兒擅畫,唸了高職廣告設計,天天快樂去上學,畢業前居然說:「三年過得太快了,這麼好的學校,可不可留級重唸?」補習考大學讀了兩個月,若不堪言,自忖高中學科以吸收,加考術科又沒把握,經過評估商議,考上女性官班,從軍去也,軍人收入不低,又有進修管道,職業有保障,想讀大學,仍有機會。走一步是一步,託天之幸,兩個孩子就學就業都堪稱平順,比起一般因為孩子表現不佳而失望不已的單親媽媽,我似乎在這些方面比較沒煩惱。

  他們小時候,我從沒為功課打罵過,既使學校功課重,考試多,成績只要過得去,我幾乎可以說睜隻眼閉隻眼打發,說來似乎有些逃避,但我確信,讀書只是人生千百系列之一,書本知識訓練記憶、理解、組合、分析的功能,考試成績不好,可能某項較弱,影響全面分數表現,做家長的有什麼好生氣的?或許孩子在其他方面的優異,不能由學科分數表現,慢慢觀察,仔細發掘,一定有他獨特的一面,若家長沒這份本領,只會以成績單論高下,不僅自暴其短,且令孩子降低自信,所有專長被壓抑得無法發誓,變成庸才甚而蠢材,這完全怪不得孩子,教育制度本來就是通才教育,而做父母有責去發掘孩子潛力,鼓勵其顯露出來,否則被洪流湮沒,成為制度下的犧牲者了。

  孩子成長記憶中,挨打的理由只有「騙人」乙項。我是一人固凡事要求說明白講清楚,光明磊落的人,平生最痛恨別人騙我,也從不欺騙別人,孩子似乎從國小五、六年級開始至國中一、二年級,這個階段似乎對實話實說比較排斥,毫無來由的不想說真話,什麼事都愛逞能,我發現這個斷層,便投注全部注意力,只要被逮到說謊,一律重罰,可以體罰到哭著大叫「不敢了!」程度。後來有許多實例印證,當孩子智能體能急遽成長時,許多不諧調狀況出現,生理、心理起變化,就連當事人都無法解答許多「為什麼?」情形下,如何來掌握全局?此時家長如果放任未睬,即造成「變壞」的事實,匯整成無法更正答案的現象。坊間親子溝通的書籍很多,即使母親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也不要憑空相信「一枝草,一點露」孩子自然長大的道理,成長過程中若不下功夫,學做個現代母親,那就別怪孩子為什麼不聽話,為什麼管不住,為什麼唱反調,為什麼逆向發展等等.....,這時候,不坊先問問自己,為什麼延襲老套,不彷進步/為什麼不想付出努力卻渴望得到一個令自己滿意的孩子/為什麼要要求孩子之前未先要求自己?當然,對單親來說,教育孩子必須單打獨鬥,沒人商量,有時頗覺心灰意冷,想來頗不平衡。責任全由單方面一肩挑,對方卻好整以暇舒服過日子,生氣、失望,在所難免,這時候,孩子成為出氣筒的或然率大增,犯了錯,做大人的,往往氣得半死,因而處罰起來特別兇狠,其實我也是這樣,平靜下來仔細檢討,個人情緒主導,籌備有欠公平,但是火一上來,什麼都忘了,是不是該用方法讓自己得以控制,再來研究怎樣教孩子?慢慢地,我學著在處罰孩子時盡量不動怒,真正氣的時候,赶快停止任何動作。說來簡單,做來不易,嘗試去做,警惕自己「你今天是為孩子好,不是發洩情緒,否則恰得其反。」讓這觀念成為準則,自然兩者有了分野。 

  成為單親,我自身的感覺,開始是極端自卑,抬不起頭,沒了丈夫,好像所有的人都恥笑我,指責我,婚姻中斷,也註定一輩子失敗的命運。這段時日過得很苦,也拖得很長,前後約五年絕不多估,我完全生活在黑暗裡,自己找不到脫逃方法,無力地在困境中繞圈子,沒有思想,沒有向上的念頭,可能唯一思考的是如何教育孩子這一項,書看不下去,聽演講時,害怕看到那麼多人的大場面,閉門造車,所做的也是微乎其微,談不上什麼作用,不過還好的是千頭萬緒中,還有一點兒關心的動機,但孩子得到的並不多。在我放不開的時候,相對地對孩子也是一反相當灰暗的日子,不快樂的媽媽絕對沒有快樂的孩子,家中飄盪不安的氣息,在這段環境中,又怎能造就出活潑健康的個體?

 

孩子的成長過程

  幸運的是孩子求學過程,一直碰到好老師,除了運氣之外,我採主動連繫,交換理念,每位老師長期下來都與我形同莫逆,無話不談,甚而老師的孩子年紀稍長的對待我家孩子像妹妹,稍年幼者又對「姐姐」喜歡得不得了,逢年過節女兒輪流去老師家請安,我留意這些老師和我女兒說話的神情,眼光中充滿溫馨與得意,師生間水乳交融的感情,形之於外,絮絮不斷,天南地北,興趣盎然,有時開玩笑問:「真大哥怪,師生之間怎麼有那麼多說不完的話?」 

  這些伴著女兒成長過程一路行來的老師,也是我最好的教育顧問,很自然在孩子選擇學校或抉擇時,提供許多寶貴經驗參考,儘管老師們專長不同,但對升學資訊,科別特色,未來發展,都有實際的看法,像小女兒進高職時面臨「廣告設計」和「美工」類似科目而困惑時,特別移樽就教方知,將來升學考二專,美工屬理科,廣設屬商科,兩者入學考組別不同,一經指點,慨然明白。往往專家一句話,省了許多冤枉路,所以,和老師成為好朋友,絕對錯不了。 

  除了課堂後的關心,課堂上老師一句鼓勵的話,一份體貼的安排,對孩子往往是無限的感激,不久不忘。猶記三年級前,小女兒對任何才藝毫無興趣,碰上一位以稱讚代替批評的好老師,突然對畫圖專注起來,有一次,畫題是「我的爸爸」,老師看她坐著難以下筆,立刻再出一題「大公雞」,並宣佈可以明天交。我剛下班便接到老師電話,客氣向我解釋,唯恐女兒心裡不舒服,我急急告訴老師,她已向我提了這件事,絕對不是老師有什麼差錯,而是她兩者都不會畫,現在正翻書找公雞呢!另有一次,作文題目「我的爸爸」,她笑著說:「太簡單了,難不倒我,電視劇裡常演爸爸嘛!隨便寫寫,反正又不是真的。若題目是我的媽媽,那反而更累了,因為我得用腦子好好寫,否則你看了會生氣…。」到她高中作文簿內,「我最崇拜的人」居然出現我這為母的主角,偷看之下,內心狂喜,母女間沒出現代溝已萬幸,遑論被列為最崇拜的人,真沒料到呢!

  大女兒讀專科時,已經完全有主張,不受人左右,筆下相當成熟,思想超過她的年齡,學舞蹈肢體較靈活,但頭腦冷靜,一人之自美返國任教的年輕女老師對她欣賞有加,師生課後常交換心得,這位老師初次見到我的怪異表情,令我心中詫異,後來她告訴女兒,說她被我嚇一跳,我的外表神情,完全與她印象中單親母親落落寡歡,沈默憂愁大不相同,母女三人穿著類似的運動服,走在路上勾肩搭背的,她奇怪,單親家庭居然有這般形於外的表現。

  這時,我終於思索出,單親家庭是一種可以過得很好的生活型態,是不關好與不好界定下的生活方式,可以隨著當事人的處置得宜日漸進步的,不是永遠停滯落後,被淒苦掌握,就像河水的流動,雖不易察覺,但它絕不是靜止的,前一分鐘看見的水,下分離絕對不在原處。

  我的離婚協議書寫明,兩個孩子監護撫養權皆屬女方,並未提及男方有權探親與否,這一點我的前夫倒不找任何麻煩,大概算計一下,探親孩子造成的後遺症較多;譬如給孩子買東西或受唆向他要禮物,現代妻子會嘀咕不安,佔去他與家人相處時間 ,多看多懊惱,良心不安…等,與其如此,乾脆不見不煩,不看沒事,孩子從七十年迄今,與他見面次數寥寥可數,大女兒在台北住校五年,總共見面不到五次,小女兒最近看到他父親的反應是︰「突然看見一個長得很像我的男人,嚇了一跳,再一想,原來是爸爸…。」起初我很在意,也很生氣,為什麼對孩子冷漠,不關心,離婚的是我,連與孩子血源關係也一併切斷,後來逐漸調適過來,每個人特質結構不同,不能以自己認為對的強要對方符合,對方做不到,或根本不認同,便影響情緒,千方百計非達到目標不可。只要自己本著良心去做,何必管別人如何?我願承擔為母之責,那是我個人的事,他不願照顧自己女兒,那是他的選擇,他可以不管女兒生活、教育、健康,照樣可吃得下、睡得著,心安理得,我又何苦批判不停,以我的標準認定他的不對?想通後,我用平常心處之,反而告訴孩子,既使爸爸失職,也不必在意,天下沒有人應該對你好,連爸爸都可以說不睬就不睬,以此類推,沒有理由嫌任何人對你不好,行遍天下,待人接物自無斤斤計較之狹念,未嘗不由此明瞭人性篡,不完美是自然的,是無可爭議的。

 

老師對單親學生的態度

  剛成為單親,觀念上不欲人知,自然孩子在學校所有調查表上,從沒透露一點? 傢鰨a庭實況的資料。我很清楚,除了入學之際看過戶口名簿確定學歷之外,如果家長保密? A學校根本無從知道填的資料真實與否,也就是,不可能有人閒到以戶口名簿核判意思意思不同寅的表格,從第一個孩子第一張資料起,不願讓杈詳知學生的父母離婚的真相,理由非常簡單,第一,我不知老師對單親學生的態度如何,多年前,大家較保守,老師若以單親學生與問題學生畫上等號,極有遭蒙不白之冤的委屈,老師教學時,有意無意造成傷害,會使孩子留下極深刻創痛,基於保護孩子立場,我初步作法是善意的。曾聽說,有老師知道學生是單親,居然當眾問:「你們家晚上有沒有叔叔來住?」這位母親知道後氣得發抖,怕老師修理馬子,不敢去理論,這事發生在卅年前,若是現在,這位老師碰上家長是我,不知會有什麼權的結果,當然,此種層次的老師在現代應已少見。第二,我認為沒有必要讓老師有先入為主,特別留意的關照,老師本身對單親的認知不同,有的特別同情,有的特別好奇,這些過之或不及的反應,對學生利益難估,言詞間你低我高,你錯我對,甚而找孩子探詢:「你父母為什麼離婚?」孩子哭著答不出來不是沒有的事,有鑑於此,不想讓孩子先被貼上標籤,所以我都寫著:「父親因工作之故,暫居北部。」將離婚一事帶過不提。

  當孩子與老師建立良好關係之後,我多主動與老師連繫,坦然透露家庭狀況,老師自然不會用怪異奇特角色看待孩子,我自在談及個人婚姻始末,把老師當成朋友,情感上有了基礎,往往收到更好的回饋。總之,孩子小的時候採取保護,盡量讓他不受單親特殊身份上困擾,成長中,給予思想教育,不以單親為恥,視單親為另一種正常的生活方式,久而久之,發現孩子對身份有意想不到的健康想法,我的小女兒高職畢業前,同學調侃她:「唸了三年書,天天把機車放在你家,卻從沒看過你爸爸,你認為如何?」小女兒不慌不忙,好整以暇道:「那真抱歉,你三年沒見我爸,我還不止三年沒看見他呢!」大家笑成一團。她一向朗知足同學,「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我是媽媽帶大的,不過,沒有爸爸對我毫無影響。」大女兒亦然,從不把單親小駭的身份特意隱瞞,工作中接觸的同事或友人客套地說;「你的母親真令人佩服」,她大方答道:「是啊!我和妹妹一直這麼認為的!」

  離婚未久,前天告訴我:「你這個人在教育小孩方面要多向『她』學習,在這方面是比你強多了。她兒子一直稱呼我舅舅,她就告訴兒子,媽媽要生小弟弟了,小弟弟要跟哥哥學,對不對?所以你要叫爸爸,弟弟才會跟著你叫爸爸…。」我心直沈,好痛好痛,我強作鎮定說:「好,我會努力學者教育孩子,第一課先讓他們改口叫別人爸爸。」不幸的是,第一課到目前迄未能實現,倒是經此刺激,以後的每一課我抱著學習心態和孩子同步成長,最貧瘠的土地,往往開出豔麗花朵,結出甜美果實,化悲憤為力量的例子在生活中俯拾皆是,面對、化解、進而讓負面的調整成正面,固然某些刺激起初是痛苦、仇恨,像一根根針肆意刺下,令人承受不起,但是不要被打倒,在疼過之後,試著站起,繼續面對該發生的或不該發生的一切力至少,嚐過痛的滋味,類似的苦,便再也為難不了,一次又一次,也許無情的打擊像海浪推湧而至,這時候,這些對練就一身功夫的行家,起不了作用。換言之,生活就是這麼簡單的事,不可能終生風平浪靜,做個智者的機會在傳令經得起重重磨練之後的頓悟,是另一種珍貴。

 

失去的只是有形的一個伴侶,但是得到的卻千萬倍

  單親十多年,仔細想想,失去的只是有形的一個伴侶,但是得到的卻千萬倍,在個人方面,我從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起步,學習適應環境,面對現實,有困難找方法解決,流著眼淚依舊把事情完成,懂得思索問題,尋找答案,從人性角色試著關懷他人,原諒對方,打開心胸,接納不同的聲音,善待自己的同時,也善待別人,減低物慾,知足常樂,吸收他人長處,檢討缺失,充分盡該盡之責。在認命的觀念裡,平撫許多抱怨與恨意,讓與人比較之煩惱無由起意,但掌握命運的念頭卻無比堅強,事在人為,不信沒有過不了的難關。

  一顆柔軟體恤的心,一份剛毅勇敢的固執,現在的我,應該比任何階段來一得可愛與成熟。相對的,週遭友人們給了我極馱的回應與支持,從一個乍知丈夫外遇亂了方寸的年輕主婦,到走過大半生歲月的中年婦女,其間全靠朋友們鼓勵與安慰,讓我在最痛苦的時候選擇不死,在最低沈時,決心活下去,朋友們點滴給我的愛,凝聚出再生的勇氣,一直到現在,我把這些愛循環在晚晴姐妹身上,源源不息,愈集愈多,倏忍發現是股巨大的力量,原來,世界上真正的愛是超乎兒女私情的大愛,人追求的精神層面提昇至另一層次時,那些沈澱時的質俯身而視,護專毫無價值,當時苦纏不捨,以為失去丈夫便失去一切的狹隘愚昧,多不值得,充其量定數的小情小愛讓人有不虞匱乏的暫時安全,但就全面來講,真正的幸福,反而是現在;用心面對生命,穩健踏實一步步走過的坎坷,造就出一人固和樂的單親家庭,溫馨的屋簷裡,母女三人都覺得,我們努力過,我們無比珍惜這個差點毀了的家,它一直是我們今生最貴重的支柱。

 

回首從前

  單親生活說穿了也沒什麼,平常心待之,接受它、面對它,當然可以處理它,人人做得到,而且必須這麼做,天下無難事,既然碰上了,不如漂漂亮亮打點好,有朝一日,笑著回溯往事時,給自己一張滿分成績單,那便是最好的安慰了!

 

本專題之文字版權屬「台北市晚晴婦女協會」所有,任何非學術性之引用,請徵得原作者之同意。


開拓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1.11毣ll Rights Reserved by Frontier F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