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資訊網婦女網路論壇網氏女性電子報網路讀書會回單親嗎咪快樂生活網



我怎麼又哭了

蔡文瑜


  「……我以為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也不是好的差不多啦,你知道的,就是不去談起的話,心奡N蠻平靜的。至是,看到九一一雙子星大樓被撞毀那一剎那,我哭了,我覺得我好像又回到過去那種感覺,開始覺得日子好悲慘,好恐怖……」,坐在對面的小芬,在這樣一陣急促的言語後,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我。而我,竟在那似乎除了期待被瞭解,也同時期待著答案的眼神凝視下,顯得瑟縮與不知所措。也許,我回去努力翻翻「參考書」,就可以給一堆頗為像樣的答案,但是,這是誰的答案呢?

  當心愛的人剛走時,記得有一個答案是這樣寫的:「放聲哭吧,讓所有的悲傷藉著哭聲來宣洩!」慢慢地,時間磨走了一些哭的力氣,也磨走了一些擁抱的力氣,於是,有一些聲音開始變得清楚而重複了起來:「人總是要走的……你要為自己而活……你要為你的小孩想……日子總是要過下去啊……」不管是好的,壞的,有用的,沒用的,答案總是能說服人,尤其當人的心思飄渺在另一個時空國度裡,置身於那無遠弗屆的虛境幻夢時,肯定的答案,雖然夾雜著令人皺起眉頭的武斷,卻能邁著一員的步伐,輕易地鑽進悲傷者的耳裡,宛如小學生之所以聆聽老師的解說,其引領的準則,安心與依循的作用,甚於真理抑或啟發。於是,悲傷的人緊緊倚靠著答案這根柱子,開始過正常的日子,表現出正常的樣子,他(她)以為,再也沒法哭的必要……

  沒想到,一夕之間,飛機撞毀了大樓,也同時撞毀內心堅定的「以為」,除了潸然淚下,是一大串像這樣的疑問:我不是已經好了嗎?我為什麼又會哭呢?這是不是代表我適應的很差……是的,為了生活,為了小孩,為了自己,為了所有的為了,哭泣,從來不是人們用來詮釋自我生命存在的最佳註腳。但是,回頭看看自己的生命史,哭泣,卻也從不顯得陌生:遊戲玩輸了,哭,可以用來註說內心的不甘願,被人打時,哭,這回又當起疼痛的最佳代言人了,甚至有時候,哭泣就像個頑皮的小孩,或使計的謀略者,為了那麼一點點小小的不為人知的理由,興風作浪起來。可惜,人們常常不記得,哭曾經是這般風情萬種的,透過父母說,老師說,很多人說,哭,成了傳說中的虎姑婆,如果你不想你的小指頭被咬,最好不要接近它。

  然而哭過的人都知道,想哭的感覺,就像堆滿了雲層的天空,甩不開的陰霾讓人窒息,即使我們曾經是熱愛陽光的日子,這時候我們會說,快下點雨吧!於是乎,管它是綿綿細雨,抑或午後驟雨狂下,我們會期待雲層不要再牽強地掛在那裡,遮住了我們的視線,也累了天空。所以,當雨果真劈劈啪啪地打在地上時,或許淋了我們一身濕,可是,這種感覺,哭過的人都懂得,事實上有令人說不出的暢快,誠如雨後的天空,在一片恣意任行的青藍與澄靜中,甚至來上一道蠻橫的彩虹,而這一切的大費週章,就只為了慶祝,雲層不見了。值得的,相信看見的人都會說。

  下次,當你問說:我怎麼又哭了?就請你,放心的哭吧,就像掛滿雲層的天空,累了,就可以用力地甩一甩,不需要太多理由,就把它當成,是為了瞧瞧那彩虹蠻橫可愛樣吧。


開拓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1.11毣ll Rights Reserved by Frontier Fund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