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資訊網婦女網路論壇網氏女性電子報網路讀書會回單親嗎咪快樂生活網



四面楚歌談壓力


與朋友的關係 與男人的關係 與子女的關係 再婚的考慮
財務壓力 極力節流 經濟困阨導致的情緒反應



與朋友的關係

  離婚過程中,一般婦女對「離婚」會不會改變自己的社交生活、會不會使朋友變質,實在想得不多。她們當然不願過與親友隔離的日子,但是除了純家庭主婦那種育兒理家的日子之外,她們應該還有別的渴求。

  一般來說,自離婚後到完全理清自己的身份,並與人發展圓滿的人際關係,要好幾年。在這些時日中,離婚婦女的身份相當尷尬,一方面,她已再變成為單身;另一方面,她又不那麼無牽無掛,可能有子女一起住,即使不住在一起,也有子女問題。矛盾的是:離婚婦女掙脫傳統「從一而終」的束縛,但也在缺乏前例可循的困境中進退兩難,不知怎麼整合自己的心境。

一名離婚婦女說出這種矛盾:

我搞不清自己是女人還是媽媽。

事實上,我認為自己還在婚姻堙A因為我還要買菜、燒飯、洗衣、照料子女、處理家中雜務。這一方面,現在的我和過去的我沒有什麼不同。

可是,我明明離婚了,除了母親或「某人前妻」的身份外,我自己是什麼?我不知怎麼去感覺自己。

  沒有工作的離婚婦女急於找一份工作,可以自立更立、或打發痛苦而不習慣的空閒;有工作的則想擁有不變的友誼,與其他人的關係重新定位,並拓展工作之外的活動空間。尤其與異性的交往,包括性關係,如何做才能自然而美好?至於來往的對象,哪些最恰當?單身的?單親的?已婚而有子女的?新的關係未建立以前,過去的朋友會以哪種眼光看我?以後大家的交往還能與過去一樣嗎?

  遺憾的是:有75%的離婚婦女表示原本的好友會越來越疏遠。原因何在?不論本來是夫或妻的朋友,都會發展成為夫妻共同的朋友。一旦離婚,朋友不知怎麼去反應你們夫妻那種已變壞的關係,說話怕失立場,為了不得罪你們任何一方,乾脆保持距離。再可能的原因,是害怕。害怕他們的婚姻中也有類似問題存在時,會不會也將步上你們的後塵?第三個原因對離婚婦女打擊最大,也就是:朋友擔心妳可能不再有財力和他們一起交往出遊。若大家分攤怕加重妳的經濟負擔;若不讓妳分攤,又恐傷了你的自尊心,久而久之,當然不敢再邀請妳了。

  這些理由,離婚婦女多半都能瞭解,但還是會為此感到痛苦。一名婦女回憶這種心情說:

朋友把我看作瘟疫一般遠離,讓我實在難過不堪。我覺得他們在評判我,我覺得自己也許某些地方惹人嫌。也許他們怕彆扭,也不知怎麼跟我說話才好。也許他們在我的婚姻中也看到本身婚姻的不穩定因素。

我努力想告訴他們:我離婚的決定是我個人婚姻的問題,他們大可不必因此就對自身的婚姻戰戰競競。

朋友的疏遠,讓我失去更多。

  如果結婚很久之後才離婚,對離婚婦女的壓力也愈大。一名中年婦女訴說那種感覺:

同年齡伙伴中幾乎人人為我們的事覺得難受。以前常常是家庭與家庭在一起的聚會關係,現在有許多丈夫不知要怎麼和我這個單身女人應對,他們看到我就一副不太自在的神情。

我一點也不想勾引這些丈夫,但怎麼表白?有些夫婦再也不請我去他們家玩了,他們會請我的前夫,就是不再邀請我了。

  離婚婦女本身因阮囊羞澀,也明知自己不再能維持過去那種生活水準,因此會主動與朋友疏遠。一名婦女自己表白如下:

有許多好友實在沒話說,他們像過去一樣支持我,但我想他們恐怕不太明瞭我目前的經濟狀況,好多次他們邀請我去做這做那,或要去哪堛情A我沒去,因為實在沒有那種閒錢。但我用其他藉口拒絕了,從此我盡量避開他們。

  這些朋友在婚變之初支持離婚婦女,後來因不能設身處地而疏漸淡漠,對離婚婦女的情緒打擊也不小,對與離婚婦女一起住的子女更是殘酷傷害。孩子們原來倚靠這些叔叔阿姨的關懷來彌補父親離去的悲傷,突然這些叔叔阿姨又不見了,他們小心靈常會追問緣由,使離婚婦女身受個人壓力之外,還要分擔子女的壓力。



與男人的關係

  離婚婦女與男人的關係,可用「想愛卻怕受傷害」來形容。她們不知與男人的關係應該涉入多深,連性關係也不太容易把握。離婚之後,婦女認為「男」「女」就好像兩種不同的生物一樣,有非常大的差異。

  一般而言,離婚婦女變得更獨立自強,她們要養家、要適應生活水準降低的經濟現實,有些要獨立養育子女。這些經驗,一般男人比較難以接受,因為即使離婚男人,也不太會有這些遭遇。

  80%的離婚婦女認為男女的個人自覺及對社會的領悟有差距,而且這個差距越來越大,因此要相處也越困難。為什麼?她們認為自己在離婚後的獨立性與拼命奮鬥以求生存的精神,會對男人造成威脅,使認識她們的男人對她們敬鬼神而遠之。

一名離婚婦女如此形容:

我好想男人對我體貼,但他們的體貼實在太少,常使我憤怒。我問我上一任男友:「你到底有沒有心啊?」他們讓我覺得「要不是為了性需要,實在懶得搭理他們」。我真的好累,我受不了老是自己扮演體貼別人的角色,但我也受不了老被認為是「十六歲的蠢女孩」一樣遭耍弄。

我是成年人,我知道自己要什麼、不愛什麼,我要做我自己。但男人似乎害怕傑出的女人,或會照料自己的女人。他們就愛女人「痴等他們」,我再也不會做這樣的女人了。可惜他們聽不懂我的要求。

  也有離婚婦女雖然和固定一個男人常常約會,但心路歷程也與未婚婦女大不相同:

我已和同一位男士約會了三年。在這以前,我多次去男人常出入的地方,但那需要金錢、時間和精力,還有興趣。不過後來我寧可待在家裡,或和這個男人在我家相聚,也可陪陪我兒子。那比較自在、也方便多了。

  當然也有離婚婦女不太與男人約會,原因也有多種,譬如:覺得沮喪、覺得身心俱疲、沒有特別喜歡的男人;還有婦女認為「賺錢養家更重要」,因此沒有多餘的精神去與男人週旋。

  家中如有青少年子女,離婚婦女在與男人約會時極易產生焦慮,因為子女也許開始約會,母親的行為可能會讓子女更予取予求、或難以管教子女。

  另有一些離婚婦女因為害怕再掉入過去那種「倚賴、被動」的角色模式,不敢許輕易與男人約會。她們表示:

我不約會,我發現男人不喜歡那種會有主見的女人。我不認為自己很獨立,但我就是不願再玩那種老遊戲了,那種「男人叫我怎麼玩,我就怎麼玩」的角色。有些男人確實可以在財力上供應我,然而若非我對他的人品有好感,我連吃個飯都提不起勁。

  至於「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的心態,離婚婦女極難免除。許多婦女不再信任男人,如果再聽到一些有同樣遭遇的婦女的不幸經歷,會加深他們對男人的排斥。而男人對離婚婦女的輕忽心態,將使她們更採閉關政策。下面是一個常見的案例:

兩年前我已離完婚,有一個聖誕節前,我和女兒們一起去郊遊時,碰到一個看來不錯的男人。我們一路交談得十份愉快,孩子們也高興得一直唱聖誕歌曲。後來我們開始約會,一起去看戲,然後吃飯。我暗自慶幸自己碰到一個有格調、有品味的男人。於是我回請他來家裡坐坐。女兒們回爸爸家過節,我忙著在寫卡片、包裝禮物。

突然,他緊緊抱住我,要把我壓倒在地。我跳起來,叫他離開,他不但沒走,反而把我逼到門邊迫我就範。回想起來實在恐怖之至。從那之後,我再也不敢相信男人了。

  離婚婦女不與男人約會的一個理由,還包括:理想的男人不好找。一方面是好男人大都有妻室,另一些還沒結婚的則根本無意結婚。有心進入第二春的離婚婦女碰過幾次不滿意的約會對象,就會覺得興致缺缺。

  另一方面呢,是男人只想找較年經的女人。一位41歲的離婚婦女表達她對中年男人的看法:

男人在我這個年齡,還是喜歡較年輕的女人。這是年齡歧視,但誰也無可奈何。男人口中會說他欽佩有獨立性、有自信的女人,但再步入禮堂時他仍會選擇比我年輕的。而以我這個年齡,我也不肯只求能吊在男人臂膀上就滿足。

  此外,有「不良習性」的男人,也令離婚婦女退避三舍,尤其在原來婚姻中會飽受丈夫暴力、酗酒、吸毒、賭博等折磨的婦女,對約會的男伴會十份仔細觀察,害怕重蹈覆轍。

  約會的最大困難,也是離婚婦女是怕碰到的情形是:不知那個男人是否已婚?遺憾的是她們總在投下感情之後,才知道事實真相。以下是一個常見的老故事:

和我已約會四年的男人竟然已婚!我目瞪口呆,不知如何自處。憑良心說,我喜歡他,他的經濟狀況也很好,對我的孩子也很有愛心。他有自己單身住的房子,電話答錄機也只他一人使用,我哪媟|懷疑?這是我離婚後所碰到最大的打擊,我試著分析這一切,希望能理清頭緒。

我真難以置信,他每個週末及節日來我家過,倒是沒有什麼大節日一起過,因為他那些節日總出城去,或說有事公幹。誰知他有妻還有兩名子女!

我想我也許自己在欺騙自己,因為這樣的關係讓我享有自由,但又不完全孤單,一週中還有幾天他會來。我們或者出去,或者在家一起晚餐。這樣的日子挺寫意。

在發現他有妻有子女之後,我有一陣子還不想改變這種情況,但情況越來越糟,因為我不想屈居第二,我不能安心做第三者。孩子們也很難受,不相信這個事實。到現在為止,我的孩子之中還有一個常會去與他相聚。

  離婚婦女約會的對象,極容易是過去的朋友或同學。與老同學約會的比例佔五分之一。不過不久之後,「往日情懷」就會變質。為什麼呢?看下面的實例:

我和兩位以前的男朋友約會,我很快樂。其中一人與我共渡非常美好的時光,可惜他住得稍遠。另一人是高中同學,跟他在一起真是浪漫刺激,他已經離婚十二年了,我以為他會想娶我,而我也離婚,正需要伴,他真可說是及時雨。

但隨著交往越深入,他看出我已不再是當年那個小姐。他要追的是過去那個少不更事的我。雖然我也樂意聽他建議我做這個做那個,但並不表示我真會去做。

然後他開始抱怨我與過去不同,當然不同啊,我和前夫生的子女就在身邊,一切本就不同呀。

  與男人約會自然多少會扯進性關係。就離婚婦女而言,性關係對她們的社交生活及個人生活,會引來恐懼,也會造成困惑。這多離婚婦女會因性需求而接觸男人,但同時也十分擔心自己會越陷越深,會為性需求再掉入不愉快的兩性關係之中。

  因此,事前對男人多觀察,交往後隨時保持自主性,才是避免二次傷害的良方。



與子女的關係

  離婚婦女在所有社會關係中,尤其在與男人的關係中,她們最受「身為母親」的角色所影響,特別是有子女同住的母親,在與男人約會時,決不只是一心追求快樂的單身女人,而是家有未成年子女的媽媽。子女對她們所接觸的男人,常有意見,使離婚婦女不知如何是好。以下是常見的單親母親心情:

我有些男友的確讓我的子女喜歡,但有些卻叫他們反感。有一次,我很心儀的一位男性朋友來拜訪,我兒子開門迎客進來後,走到我房裡告訴我:「媽媽,妳可以找個更好的嘛。」但我仍和這位男人墮入愛河。

  子女,確實會使已婚婦女減少許多約會機會,許多男人也不太喜歡和有子女同住的離婚婦女約會,即使雙方已有好感,最後也常因子女問題告吹。理由何在?子女還小時,需要媽媽更關心,所以媽媽只好「宵禁」,不得外出。而單身男子或離婚後子女不同住的離婚男人,因為沒有負起撫養子女之責,也不太會想到離婚婦女「行不得也」的不自由。

  如果男人來離婚婦女的家中約會,由於單身母親必須時時應付子女的事務,常讓男人覺得不痛快,也讓離婚婦女有顧此失彼的無奈。一名婦女的心聲可為代表:

我覺得被五馬分屍一樣。一位與我交往多時的男士因我與女兒太親而不高興。他最氣那個黏我黏得死緊的小女兒。他說我愛女兒比愛他還多,讓他覺得像外人。沒錯,我愛女兒,因為母女之間有臍帶聯繫,而且女兒只剩媽媽在疼她們了!

  當然也有離婚婦女利用子女做藉口推掉社會生活之參予。她們想整理自己內在的紛亂,並不急於再介入紛亂的社會生活。

  無論怎麼說,子女確實使離婚婦女的社會生活增添許多變數,他們的行動、意見、需求,增加母親與異性交往的複雜度。不過,子女們起初對母親男友的反感,一旦認清父母不可能破鏡重圓,並在變化中又重新找到家庭的穩定點時,子女通常會隨時日而增進與母親男友的關係。

  另一種緊張關係也極常見,使離婚婦女最後不得不投降。就是:男友看不慣她的子女,妄圖用權威去管他們。那些孩子自然對他有敵意,原本就視之為外人,現在更團結抵禦外侮,而不肯去考慮母親是否對這個男人用情多深。單親母親夾在中間,左支右絀,兩邊都難討好,最後大抵以分手收場。

  「性行為在哪裡進行」的問題,也困擾離婚婦女。以下是一種常見的情形:

經過多次痛苦掙扎後,我下定決心不在我家發生性行為,如果孩子們已懂這方面的話,會對他們造成影響;但如果不帶來家裡,孩子們也會揣測我出門的動機,以為我一定又是和男人約會。單親母親實在動輒得咎。我問我女兒應如何才是?她認為單身母親怎樣才對?她也說不出所以然,只說我不應該影響他們的生活。因此,建議在孩子未成年之前,婦女們若想在離婚後過單身生活又不放棄子女,這一點一定要先考慮到。

另一種情形更嚴重:

我認為單親母親毫無可能享受愉快的性關係。總覺得自己在兩極之間徘徊,不是全面禁慾,就是豁出去什麼都不理。

我從未與男友在臥室以外的地方做愛,但孩子們知道大人在幹什麼。有一晚上,我兒子突然衝進我房裡,我們正在相好,兒子直直站在那裡大叫大罵,真是恐怖,嚇死人了。但是,我應徹底放棄我的交際嗎?離婚婦女只能承認她們沒有性需要嗎?

  幾乎所有的單親媽媽不知怎麼處理自己的性關係。一面要照顧子女,但若把男友帶回家過夜,大都會引起子女恐懼、困惑及敵意相向;另一方面,若出外過夜,又會讓女子不安或不便。其間的錯綜複雜,非離婚婦實在無法理解,除非子女已長大到將外出自立,否則離婚婦女「性關係」的問題很不容易處理,要不然就是逃避或順其自然了。



再婚的考慮

  離婚婦女對「再婚」向來又愛又怕,不論她們什麼年紀、婚齡多長、子女多大多小、有多少子女同住或離婚已多少年……她們對再婚的感受沒什麼大差別。

  有些離婚婦女堅決表示絕對不再考慮結婚,但大多數隨緣。不過,即使再婚,也不會回復第一次婚姻時那種「嫁雞隨雞」的依賴,她們要保有得之不易的自我,不願在另一次婚姻中失去這個自我。以下是她們若再婚的基本態度:

  如果我遇到一個男人很體貼、很知足,能照料他自己,也願意讓我保留我自己,我會嫁他。我不會像第一次婚姻中那麼沒有主見了。新的我,會讓丈夫和我自己都感幸福,不過,他必得接受的是我這個妻子,而不是一般人認為哪樣的妻子。

  「再婚」所以會讓多數離婚婦女動心,主要的誘因在使她們能恢復過去中產階級的生活水準,但她們也會考量這個經濟因素會不會賠上其他代價:

我不會再婚,雖然已有喜歡的男朋友。和他一起我很快樂,而且一直有聲音在告訴我「結婚呀,結婚之後一切多輕易」。沒錯,做一個被照顧得舒舒服服的家庭主婦是最輕易的方法,但是我能忍受這種生活嗎?也許如果能讓我有很沈迷的嗜好、或有錢去四處旅行,我可能會忍受;然而若只是每天重複洗洗刷刷的主婦生活,就免了吧。我困擾的是:我要為錢結婚嗎?我應該這樣做嗎?

  確實有許多離婚婦女碰到闊佬追求,不過其中不少人仍選擇單身。理由又何在呢?

我去年差點再婚,對方身價不凡,但我實在沒有真心愛過他。連我媽在內的所有親友都為我沒嫁他而覺遺憾,因為這個男人不僅有錢,而且和善、慷慨、通情達理。嫁給他之後,我們母子可以過好日子,我不必再為錢煩惱,孩子也可以上好的大學。

然而我還是在婚禮前兩天撤退了,幸好雙方還沒有太深入的交往,子女們也感覺無所謂。不知為什麼,這個男人老愛逗我兒子發窘,我擔心婚後住一起會生事端。取消婚禮後,我竟然如釋重負,覺得在自己屋裡和子女相守蠻幸福的,覺得自己好像從一個灰姑娘的故事中走出來一樣。

  「極滿意單親生活」,也會使離婚婦女拒絕再婚的追求。她們害怕和子女習慣的生活方式,會因另一個男人加入而造成變化。如果這個男人無法像她那樣疼愛她的子女,那麼再婚的可能性就不高,除非等到子女長大離家。

  問題是到那時候,離婚婦女也在四、五十歲左右了,這種年齡的追求者明顯少了。一般來說,廿、卅歲的離婚婦女想再婚的較多,過了四十歲,機會較少,因為男人還是要找年輕的女人。一名四十歲的離婚女性說得極透徹:

我知道四十歲還年輕,但這種年紀的男人通常要找年輕的女人。以我前夫為例,離婚後他娶了一個廿歲的女人。年輕又漂亮。哪個男人不想?

  離婚後培養出來的自立自強,與那種吸引男人的「女人味」衝突,也是再婚的絆腳石。這也是女強人的矛盾:

離婚後為了養自己和孩子,我拼命成為果斷的人。我必須扮演能幹的角色,其實我的本性不是這樣。很多男人對我現在的樣子害怕得要死,他們不會要娶像我這種的老婆,他們也不可能會要老婆樣樣和他平起平坐。

我的子女快成人了,我也開始在想找個男人結婚,但除非我回復過去那種依附的性格,培養多一點「女人味」,盡量少說話,盡量感性一點、內歛一點,才會有男人敢找我。但可能回頭嗎?這個社會教我要力爭上游才能成功,等到我成功了,又認為「成功的女人」應該是傳統那種夫妻相隨的女人,真不公平! (彭婉如編寫)



財務壓力

  即便有些離婚婦女知道少掉丈夫的收入,經濟一定會拮据,但她們還是很難想像會拮据到什麼地步。一般來說:離婚後,約有百分之九十的單親家庭會變成窮人,這些家庭的一家之主絕大多數是婦女。她們在做家庭主婦時,都是仰仗丈夫,丈夫是家庭主要的收入來源,現在少了丈夫的收入,生活水準立刻不降。換言之,離婚會使一些女人的生活品質降級。

  而這些女人在離婚後也很少再婚,因此她們擔任單親的時間往往不是暫時的,這些女人對付收入減少的法寶便是減少開支。大多數家庭在省儉渡日的情況下還是過得去,只是沒有多餘的閒錢來應付緊急事故。也有家庭的經濟狀況一直惡化下去,甚至連日常生活也難支撐。

  「金錢萬能」是這些女人在離婚後才深切體會的。正如一位結婚廿年後離婚的婦女說的:

我相信女人受較高的教育會有較好的工作,一旦落入這種情況,不會像我的處境這麼窘迫,但我在結婚後便休學在家養兒育女,有什麼辦法?

  很不幸的,她們明白得太晚,付出的代價也很慘重,在離婚前,她們以為可以獲得合理的贍養費、可以找到待遇合理的工作,她們對離婚以後的狀況只有模糊的概念。這種情況在台灣也一樣,很多婦女,特別是教育程度低的,就現行民法對婦女毫無保障這一點毫無認知。她們不知道除非丈夫首肯,孩子監護權她們拿不到、財產分不到,也沒有所謂贍養費。很多婦女在離婚時只顧爭取小孩,卻未度量自己是否有能力帶小孩,一旦真的爭取到小孩,馬上面臨許多問題,孩子小的要送托兒所或保姆處,因而自己工作所賺的錢在支付托兒費用後已所剩無幾。離婚時感情已受創,再加上經濟拮据,只會使得情況雪上加霜。很多母親因此情緒甚壞,孩子小又不懂事,母親便會把氣出在孩子身上,如此一來,親子關係轉壞,母親會更沮喪,形成惡性循環。

  因此,在台灣,婦女未取得法律保障前,最好不要感情用事或意氣用事爭取小孩,一定要平心靜氣評估自己情緒是否安定?經濟能力是否穩健?如果兩者皆差,或兩者有一樣欠缺,便要審慎考慮是否要爭取孩子的扶養權。

一位離婚婦女的經驗可作參考:

我的朋友離婚帶小孩,當她們來跟我訴苦時,我對她們一點也不同情。我只會說:「哦!這真不公平。」或是「哦!真糟糕!」直到事情臨到自己頭上,我才真正瞭解有多嚴重。所以我想一定有很多婦女跟我一樣,不知道離婚後帶孩子的苦況。

  這種情況導致許多人認為:離婚婦女帶小孩,過苦日子是必然的結果,唯一能使她們脫困的方法是再找個男人結婚。一位有三個孩子的母親敘述她朋友的故事:

她是我的鄰居,跟我很要好,我女兒放學後便去她家,直到我下班去接她。她跟她丈夫有個可愛的小孩。一天,她丈夫跑了,最後跟女秘書結婚了。我這位朋友以前沒工作過,於是我教她打字和找工作。她做了兩週說:「我不想做了。我沒辦法像你這樣,我要再找人結婚。」她這麼說像是一巴掌打在我臉上,我的情況這麼糟嗎?我開怡懷疑自己。我的工作這麼差嗎?我是否也該找個人嫁,用不著這麼打拚。找個男人,經濟狀況會改善,孩子又可以有個父親,何必這麼辛苦?

  實際上,找男人再嫁會是好主意嗎?在台灣,婦女若為經濟理由再嫁,往往結果不是「第二春」,而是「第二夏」或「第二冬」。

  在離婚前如依靠丈夫養家的婦女,往往也是沒有自己事業的,因此她們的社會地位是丈夫提供的,特別是中產階級的婦女。一旦離婚,她們己無力過中產階級的生活,卻又要向中產階級認同,就會使自己陷入衝突和困難。一位婦女談及她離婚後就業的情形:

我去國民就業輔導中心申請工作,當他們告訴我如何申請工作時,我開始哭起來。雖然我有學位和教師資格,但我已找了好幾個月的工作,他們又叫我填那些無聊的申請表格。我家裡還有三個小孩,我不知道如何供養他們還要支付房子貸款。

我離婚後搬到這兒,因為學校好,特別適合資優生,他們是按能力分班,而不是按年齡分班,所以很適合我的小孩。我並不知道在學校中我是唯一的單親,那些優秀小孩可以有這樣的成就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很穩定的家,他們的母親都不工作,在家專心照顧小孩,並定期帶小孩去學鋼琴、韻律等才藝課程。

我跟那些家長沒法比,所有的問題都出在金錢上。

  中產階級的婦女對此更感憤怒,因為她們知道她們的丈夫在離婚後並不會失去他們原有的社會地位。而且因為雙方有仇,做丈夫的在給孩子教養費時,往往藉口剋扣,或是不付額外的錢,如孩子要矯正牙齒的費用,因為他要前妻受苦,連帶孩子也跟著受苦。

一位離婚婦女談及她前夫和她現任的太太,話中滿是怨憤不平:

我兒子的父親很少買東西給他,但他繼母有時會買,她給他買的都是一些時麾玩意兒,如身歷聲的耳機、好看的書,我不懂她的動機為何?反正這些東西是我買不起的,但她這個後來居上者卻有能力買,我不知道對我兒子會有什麼影響?他父親一定知道我們母子生活有多艱困,我並無意去壓榨他。不過這是很諷刺的事,這個家是我幫著建立的,我卻一點成果也享受不到,反而是她坐享其成。



極力節流

  很多婦女在離婚後大幅刪減她們的生活費用,有些婦女為了省錢,只好搬到房租便宜的地方去。有好多婦女在離婚頭幾年,可以搬上四五次家,大多數婦女在離婚前是住在丈夫所有的房屋內,但離婚後只有少數女人贏到房子。在台灣,有不少婦女在離婚後向娘家求援,娘家若有錢也罷,如果娘家也不富裕,便會嫌棄她們,視她們跟孩子是累贅。有些婦女雖爭取到房子,但還有一大筆貸款要付,因此不會因有房子而感到輕鬆,反而會被貸款壓得透不過氣來。

  很多母親讓小孩從私立學校轉到公立學校,儘管處處節省,經濟狀況還是持續惡化,到頭來仍不免負債。改善的機會似乎遙遙無期。以下是一位婦女負債的情形 :

我現在已是負債累累,我在想,我幹什麼操心,我永遠也還不完,我只能抱著「債多不愁」的心理。房租積欠了好幾個月,房東已很客氣了,但他最後還是要趕走我們。最後我若走投無路,我也只好去申請貧民救濟了。

  對很多中產階級婦女而言,她們最後大都不得不面對現實,拋棄她們中產階級的身段:

我丈夫喜歡吃好,他經常買好東西回來。當他離開後,我很難緊縮,因為孩子們已經習慣吃好的。現在,家中經常無隔宿之糧。我減少很多活動,我不再跟朋友去看電影。我已經減得不能再減,我先付必要的開支,然後再看看剩多少錢吃飯。我的小孩原先學鋼琴,現在也停了。

  有些婦女在離婚前從未做事,所以沒有自己的銀行帳戶,因此也無從建立自己的信用,無法向銀行貸款或申請信用卡。有些婦女只好出售珠寶、手飾、汽車來支付必要的開銷。

  十幾歲的單親子女可以去打工賺錢,要上大學的得修改他們原來的計劃,譬如原打算讀日校,可以改讀夜校,好在白天去工作。也可以去讀軍校警學校,以減輕家裡負擔。

  很多婦女在自己無法帶孩子的情況下,只好將孩子送還夫家,這不失為一種辦法。在台灣,離婚婦女最好的出路是不帶孩子,自己先求經濟獨立,寄望再找個有錢男人結婚是最下策。台灣離婚婦女再婚比例不高,倒是能吃苦耐勞的婦女,離婚之初也許會很辛苦,但「愛拚一定會贏」是鐵律。幾年辛苦熬過去,除了給自己增加許多信心,也會發現自己原來潛力無窮。



經濟困阨導致的情緒反應

  離婚婦女感情業已遭重創,再加上經濟困阨,會使自己常處於沮喪邊緣。以下是一位婦女的敘述:

我天天想錢。過去我聽到開口閉口都講錢的人就感到厭煩。現在我腦中只想錢。如何弄到錢,不是為投資,或是為儲蓄,只為了活下去。我發現我在心理上都以窮人自居,我會壓榨任何人的錢,只要對方肯讓我壓榨。我怕失去工作,目前看來也很有可能失去工作,我已經沒有安全感,這下子更會完蛋。我的房子沒有了,我什麼都失去了,我已一無憑藉了。

  離婚第一年是最痛苦的,特別是一切狀況未定,內心十分惶恐,一切都無著落,前途茫茫。焦慮導致失眠,疲乏使人更加焦慮,形成惡性循環。儘管經濟依然拮据,但過了一年後,大多數女人已學會如何控制焦慮。

  沮喪也如影隨形,經濟拮据會使沮喪加重。一位婦女說:

我真想一走了之,但小孩要託給誰?我也想到自殺,特別是孩子仍小,想到帶孩子和托兒的費用,便使我沮喪。

  事實上,這種沮喪是單親共同的經驗,很多婦女在遭遇家變時想過自殺,自殺可以使離異的配偶一輩子愧疚,自殺可以一死百了,然而,使她們最想自殺的原因還是經濟難關。

  很多婦女在面對困境時,發現她們能求助的地方並不多。在美國,這些婦女也付不起心理醫生的帳單,也沒能力去找心理醫生來做心理治療。而在台灣,遭遇家變,除了向娘家求援外,最能支持婦女渡過難關的還是各種社會機構,如晚晴協會、生命線社會局、婦女展業中心等機構。

  對離婚婦女而言,孩子固然是重擔,但往往支持她們掙扎下去的也是孩子。下面是一位婦女的敘述:

我曾想過自殺。我算聰明,也很有創造力,我可以做一些東西來改變我們的狀況。但我覺得好累好累。日子真不好過,唯一使我有勇氣活下去是我的孩子。儘管我被拖累,但如果我放棄,女兒會怎麼樣?畢竟女兒是無辜的。

  很多女人在離婚後失去未來感,因為未來不可知,前途未卜,為了避免這種無望的感覺,大多數人不去想未來,她們只做短期計劃:

我很快便學會不要去想未來,因為一想便會使人發瘋,未來只變成了「我下個月要做什麼?」──我學會過一天算一天,盡我最大的力量過日子。每當我工作一天回家後,我對自己說:恭喜你又累積了一點退休金。我最壞的打算是:老了讓政府養,住在老人院裡。不過我根本不敢去想那麼遙遠的事。

  不去想未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未嘗不是上策,先顧眼前要緊,因為建大樓也需自地面建起,與其煩憂未來,不如先把眼前適應妥當。等到一切都進入情況,個人信心也會逐漸增強,那時,未來的景象自然慢慢浮現! (施寄青編寫)



開拓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
©2001.11毣ll Rights Reserved by Frontier Fundation